减刑假释案远程庭审并网络直播 江苏镇江打造“阳光审判”

减刑假释案远程庭审并网络直播 江苏镇江打造“阳光审判”

近年来,减刑假释中的权钱交易引发各界关注,“提钱释放”、“休假式服刑”、“保而不医”等现象损害司法公信力。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审判监督庭在江苏全省率先实行减刑、假释远程开庭审理,并且在互联网网络直播庭审过程,以此打造“阳光审判”工程。

远程“面对面”庭审,实时询问

2015年2月11日,在镇江中院科技庭内,审监庭法官通过远程视频系统,对远在镇江句容的边城监狱服刑的徐忠杰减刑一案进行了审理。

徐忠杰,男,1967年9月出生,原江苏省丰县土木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站站长。徐忠杰因犯受贿罪,2012年9月被丰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没收财产25000元。

2015年2月4日,边城监狱向镇江中院提出减刑建议书,建议对罪犯徐忠杰给予减刑1年。

11日庭审现场,3名法官坐在审判台上,对面墙上出现投影画面,监狱民警宣读了提请减刑建议书,检察人员发表了意见。徐忠杰接受审判长邰玉妹“面对面”的实时询问。邰玉妹还向与徐忠杰一同服刑的数名服刑人员询问相关情况。

徐忠杰受监狱表扬1次,并获劳动积极分子称号,其受贿所得赃款90000余元及没收财产25000元也已全部履行。合议庭因此裁定准许减刑1年。

2014年5月,镇江中院被江苏省高级法院确定为减刑、假释远程开庭系统唯一试点单位。当年7月,中院启用远程视频系统,开庭审理第一起假释案件。截至目前,共审理了由江苏省边城监狱呈报的减刑、假释案件44件。

2014年11月,江苏省高院专门发文要求,将镇江远程开庭系统的成果作为模板,向全省法院进行推广。

此外,2014年12月,镇江市中院对6起减刑案件进行远程视频开庭审理,并在互联网进行了现场直播,同样在江苏全省开了先河。

远程视频开庭,直播促进司法公开

镇江中院为何要实行减刑假释远程开庭?

镇江中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审监庭庭长于竞说,以往,法院对减刑、假释案件,可以采取押解犯人到监外,或者是审判人员进入监区的方式开庭审理,或者书面审理。

“押解犯人到监外进行审理,高风险,高成本,通常法院选择由审判人员进入监区内设的法庭进行审理。”于竞说,不过,镇江辖区内4所监狱中,有3所都在镇江句容市,离市中院路程远,开车至少要40分钟,每次来回耗费很多时间,同时,入监审理案件,还有复杂的审批与检查手续,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最终,“一年五六千件减刑假释案件,基本上是书面审理。”

审监庭副庭长邰玉妹也说,该院审监庭只有8名法官,不单要审理减刑假释案件,还有其他案件,这也造成此前减刑假释案件90%以上是书面审理。

于竞说,依据书面材料审理,有时候并不能深入了解客观情况,“以往减刑有时候容易变成监狱干警说了算,由他们打分,存在暗箱操作的可能,部分罪犯可能行贿或其他手段加分。”

因此,探索远程视频庭审,似乎也就顺理成章,这可以减少往返监狱的奔波,简化手续,提高审判效率。于竞说,对于减刑假释案,法院从此“从书面审理,迈向常态化开庭审理”。

于竞说,远程系统使用以后,公众可以到审理法院甚至是通过互联网直播旁听开庭,庭审透明度的提高,可以增加公众对减刑、假释案件实质审理的认同感。

据了解,2014年4月,最高法院发布《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指出对于职务犯罪、金融类犯罪、涉黑犯罪等三类罪犯要一律开庭审理。此外,因罪犯有重大立功表现报请减刑的,公示期间收到不同意见的,也应当开庭审理。

镇江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吴猛说,2015年将加强对“三类犯罪”案件罪犯减刑、假释的审理工作,并争取基本完成本市辖区内所有监所的远程视频系统建设,推进减刑、假释制度改革。(完)